當前位置:首頁 > 專題報道 > 案例分析 >

浙江省溫嶺市“1?14”火災留給人們的思考

來源:未知時間:2015-08-12 09:29 瀏覽次數:54

一場火災遺址上的警示教育館

 

20141141440分許,位于溫嶺市城北街道楊家渭村的臺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發生火災,事故共造成16人死亡,5人受傷。

 

4個多月過去了,為了悼念遇難者,同時吸取血的教訓,做到警鐘長鳴,溫嶺市在保留火災原貌的基礎上,將大東鞋廠火災遺址建成了“溫嶺市火災警示教育館”。

 

站在警示教育館前,依然斑駁焦黑的外墻令人備受觸動。據了解,該館基本保持了火災后大東鞋業的原貌,僅增添了一些必要的設施。比如殘缺的縫紉機等物品殘骸被放在三只鐵籠里展出,以此向市民展示火災的殘酷。在墻角有用消防水管做成的樹形構架,隱喻生命之樹常青。

 

除此之外,現場還設置了6個圖文展示主題,包括災難現場還原、反思與整治、鞋業轉型,以及救援中涌現出的正能量人物“頂梯哥”等內容。

 

據介紹,目前火災警示館已經開館,其中一塊區域用來進行消防安全教育培訓。“警示教育館正式開放后,我們將把城北街道所有企業的員工都組織來參觀、學習消防知識,現場操作使用滅火器,學會快速逃生。”城北街道黨工委書記說。

 

濃煙滾滾,缺乏培訓的員工難以逃離

 

人們的疑問是:這起發生在白天,且災難現場為高度沒超過10米的建筑,為何會造成如此重大的傷亡?

 

事發的臺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位于溫嶺市城北街道楊家渭村,這個街道大大小小共有六七百家制鞋企業,被譽為“中國童鞋之鄉”。這里全年產能達25億雙以上,產值超過30億元,但以中小企業為主,規模以上企業占少數。

 

記者在火災現場看到,臺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是一座獨棟的廠房,七間三層,除了房子的架子,其他都被燒空。墻壁漆黑,地上散亂著燃燒后剩下的玻璃等雜物,有鞋子埋在廢墟中。

 

“那個煙啊,黑滾滾的,把半個村子的天都遮了,而且燒出來的氣味特別臭特別嗆。”一位現場的目擊者說,下午3點多,他聽到有人喊著火了,就跑出來看,本來還打算參與救火,但到現場后,發現火勢太大,已經整棟樓著起來了,根本沒法進去。

 

溫嶺市消防大隊大隊長余昌鋒說,該大隊14日下午252分接到報警,第一時間調度了12輛消防車趕往現場。“當時,幾公里外就看到濃煙滾滾,到現場后,發現火勢很大。煙太重了,消防官兵沒辦法從一樓樓梯過去,只能從后面用梯子爬上去。”最終現場救出20多人。

 

30歲的江西籍員工鄒小蓮是成功逃生的人。“我在三樓打鞋幫,忽然有人大喊‘著火了’,我和我老鄉立刻慌了,她還有兩個孩子在睡午覺,我們各抱了一個就往下沖,但沒走兩步,就走不下去了,全是黑煙,什么都看不見。”鄒小蓮說,她摸著進了廁所,立刻把門堵住。

 

“我以為火不會燒到三樓,但沒幾分鐘,廁所門就燒著了,廁所窗外也是火,我沒法求救,孩子還在大聲哭,那時真的覺得沒希望了。”鄒小蓮說,在廁所的幾分鐘漫長得像幾十年,她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后來火勢小了一點后,消防員搭了個梯子讓他們從窗戶爬了出去。

 

另一位幸運逃生的員工說,“等我們聞到燒焦的味道,火勢已經起來了!”當時他正在一樓工作,“最早發現火的地方是一樓堆放鞋子的區域,那里有不少電線,火一下子就冒出來,濃煙嗆人,把樓梯通道掩蓋了,一樓的人沖了出來,但樓上的人都擠在樓梯通道,不少人還摔倒了。”

 

“起火的時候,東北風很大,整幢房子很快被濃煙籠罩,很多人找不到逃生的路,有幾名幸存者是躲在樓上迎風的東北角,沒有吸進太多毒濃煙,最終被消防隊員救下來的。”距離工廠不到20米一家小店的店主告訴記者。

 

參與救援的溫嶺市消防大隊大隊長余昌鋒說,之所以這么多人逃不出,可能是因為火勢迅速蔓延,鞋子材料燃燒產生大量濃煙和高溫,很多人短時間就窒息了。“火災產生的有毒濃煙吸一口就可能窒息,三口足以致命。”

 

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黃希田說,員工沒有掌握火災逃生技巧也是死亡慘重的重要原因。“可以肯定16人中多數是窒息而死,也就是被熏死的。都是三樓、二樓往下跑時出了意外,正確的做法是應該往上跑,等待救援。”黃希田說,就算從3樓跳下,逃生率都有70%以上,可惜大家都不知道。

 

“我來廠里四年了,從沒接受過什么消防培訓,也沒人提醒過存在隱患,發生火災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怎么辦。”成功逃生的張增麗情緒很激動。

 

居民稱,這里的鞋廠時不時會發生一些小火災,大家都感到遲早要出事。在附近一家鞋廠打工的安徽人胡先生對記者說,“大東鞋業還算是中等的企業,至少還有一些防火設備,還有很多小企業情況更差,如果發生火災后果更嚴重。”

 

“那么多鞋料隨便堆著,人又擠在一起,這條街道平時就時不時會發生一些小火災,只不過這次是‘太大了’。”一位住在附近的老人說。

 

記者注意到,當地很多制鞋企業都是在一幢樓內辦廠,一樓堆放原材料和成品,樓上加工作業。“樓上沒有逃生通道,樓下那么多鞋料堆著,一旦一樓倉庫發生火災,就把后路斷了,加上制鞋原料燃燒會產生有毒濃煙,樓上的員工逃生很難。”胡先生說。

 

平時,很少有企業會專門對員工進行防火知識和逃生知識的培訓。有員工表示,雖然廠子里有滅火器,但從沒進行過演練,他們都不會用,平時也不講究什么消防通道,而且老板對吸煙什么的管得都不嚴。

 

重大責任事故,四名市領導受處分

 

經浙江省政府同意并批復結案,浙江省安監局在事故調查工作結束后,全文公布了《臺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“1·14”重大火災事故調查報告》,認定火災系電器線路故障引起的一起重大責任事故。直接原因為位于鞋廠東側鋼棚北半間的電氣線路故障,引燃周圍鞋盒等可燃物引發火災。

 

此外,大東鞋廠主體廠房未經消防審批,廠房內消火栓形同虛設;鞋廠內部安全管理混亂,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落實;溫嶺市、城北街道及轄區派出所、楊家渭村委會等均存在監管不力,甚至放縱違章,都是導致此次事故的間接原因。

 

——被追究刑責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人員:

 

1.林劍鋒,大東鞋廠法人代表、執行董事、經理,企業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。對事故發生負有直接責任。

 

2.林真劍,大東鞋廠股東、監事。對事故發生負有直接責任。

 

——受到黨紀或政紀處分的人員:

 

1.溫嶺市市長李斌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2.溫嶺市委常委、常務副市長張永兵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3.溫嶺市副市長陳剛,行政警告處分。

 

4.溫嶺市副市長張文洋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5.溫嶺市城北街道黨工委書記余海波,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

 

6.溫嶺市城北街道主任連永明,行政記大過處分。

 

7.溫嶺市城北街道常務副主任、消防安全工作站站長、安全生產工作站站長俞抒明,行政撤職處分。

 

8.溫嶺市城北街道辦事處副主任徐道德,行政記大過處分。

 

9.溫嶺市公安消防大隊大隊長余昌鋒,記大過處分。

 

10.溫嶺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局長羅新軍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11.溫嶺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城區二中隊中隊長(原溫嶺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城北中隊副中隊長)陳云軍,行政記大過處分。

 

12.溫嶺市安監局局長金良明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13.溫嶺市濱海交警中隊指導員(原溫嶺市城北派出所副所長)徐華軍,行政記過處分。

 

14.溫嶺市城北街道楊家渭村黨支部書記林云輝,留黨察看一年處分。

15.溫嶺市城北街道楊家渭村原村委會主任林德正,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

 

依據《安全生產法》、《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》等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,由臺州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對大東鞋廠處以規定上限的罰款。由臺州市政府責成有關部門依據相關法律法規規定,對大東鞋廠依法予以取締。

 

臺州市人民政府向省人民政府作出深刻檢查,并抄報省監察廳、省安監局。

.一码中特